断垣之地

张晚讴:

我经过,睡着的鸟儿沉默的石头
我经过荒芜或是颓败的无人之地
并不是我经过,或者可以说是
我走向,为跫音的响而旖旎的方向
我不放心鸟儿,如果它们从树上坠落下来
我不放心猫,如果它们经过我的窗台
却已看不到我,我有多少担忧呢
比如花的凋落或是蝴蝶的成茧
比如泉水结冰,银杏作冢
 


断垣之地没有野兽,或者雕塑
或者幽怨的哭声动人的歌声
我不是立于城中的英雄
在边缘,我看见黑暗之于黑暗
荒草之于荒草,虫豸之于虫豸
我不落泪,我没有泪水可落
也不是被放逐或是流浪的人
我甘心立于荒原吗?也不是
那生活的门关上,幸福的窗关上
我不再熟稔土地,比如粮食
比如能吃饱穿暖小资文艺GDP
我是一个诗人,是的,我是诗人
我权衡于风月,目睹创伤
 


我心上的伤痕一道一道
我灵魂上割开的口子成为巨大的黑洞
宇宙的地方——星乱了
盘古开天辟地的左眼和右眼
我无意遇见天空,遇见鸟儿
我无意于彗星把地球撞成泥
我自私而洞见一切真理
然而一切真理又变得无意义
有的诗人说虚度,我厌烦
花草时光都是事故
邂逅本身是事故的开始
 


我不再饮水而听泉
这么寂寞的地方却没有黄沙
不是沙滩,那海岸的金黄太贵重了
我丢失脚印的地方曾是那里
我不回忆那里,海风会让人愁的
而这里的风不会,它只有一种方向
一种姿态,翔舞是什么样子
我忘却了太多舞步,太多舞衣
太多饱满如藕的腿,坚实如心脏的乳房
那些生活美好而精力饱满的人
需要汗水、精液来排泄这种力量
我是虚弱的,我甚至对于腰身和裸体
没有况味的遐想,却有痛苦的思考
 


沉默加上虚无就是一块巨石
黑夜不是,所以我不惧怕压在胸口上的女人
噩梦、胴体都不怕,我惧怕思维
它时刻不给我以闪电、星光、云翳
我是多么爱这些东西,闪亮的
瞬间的,充满能量而又浪漫的
能喷薄而出的,能笼罩的
比如爱的高潮,比如赤裸的拥抱
它们很像,但又不完全是
我是个思想的病者,我一直替哈姆雷特喊——
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一个问题!
 


问题之所在就是问题之死
诗歌之所在就是诗歌之死
人群之所在就是人群之死
世界之所在就是世界之死
断垣之地从没有那些幸福的人
也没有绝望的人,有的
是苟合于痛苦,囿于生活的人
我没有点四五的枪支
我没有铁轨,也没有湖
我在更深夜静的时候不再落泪
我麻木而深刻,深刻而麻木
我笑着说:“生活是美好的!”
正如波特莱尔无止境的对我嘲讽——
生活是无止尽的烦闷!


                                     




                                                      2015年12月21日,子夜



评论
热度(12)
  1. 雪候鸟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

© 雪候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