啜泣

边城诗社:

香蕉把和樱桃棍:



当你想要问我为什么哭了,我早已死了很久。――插
我期待有人可以读懂这首诗。


仿佛我在天堂了吧
确是你打开了地狱
我也自知我的归宿


就像受伤的人无错
我用啜泣欺骗上帝
我用涓滴淅沥的泪
获得了死后的慰藉


你怕了吧你怕了吧
活人是永远怕死的
就像是我怕你活着
指头里的血戳破了
你蜿蜒曲折的命运




评论
热度(39)
  1. 雪候鸟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香蕉把和樱桃棍香蕉把和樱桃棍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边城诗社

© 雪候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