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或王在写诗)

边城诗社:

无恙:



       ——纪念海子,今天是他的忌日


文/无恙


呵!是草原还是鞭下
或者是在草原和鞭下
王在写诗


春天。生命还藏在花里
曾经的花是属于天空的
属于野性,属于互相拥有的奴隶
属于每一个乞讨的贵族
还有住在宫殿里的农民


王在写诗


野马与家马是偶然的相遇
惺惺相惜
只是可怜了小轿车没有感情的舞
力气全然白费


王在写诗


从未明湖的湖底远远地望着西藏
诗人涌上来,落下去
沉不下,便投入到火里
或飞到太阳上


王在写诗


忽然间出现了那么个海子
海子,海子,海子
写了好多好多自诩为“诗”的文字
他还在写,不停写
试图用符号把自己推到太阳上去


王在写诗


马。那两匹相惜的马
我希望你还记得
找到了海子,海子笑了
海子喝酒,然后给它们读诗
呵!正式地、用不可理喻的语调


王在写诗


“在春天,野蛮而复仇的海子
就剩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最后只有马默默地哀悼着
踢踏着,围绕着那独一的海子——
呵!生命


王在写诗




评论
热度(35)
  1. 雪候鸟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诩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足下诗社无恙 转载了此文字
  4. 无恙无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边城诗社
  5. 无恙无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手可摘星辰

© 雪候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