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酱:

朋友圈闹着要出钱买的北京攻略!请大家要果断收藏起来哦(*^__^*) 

我觉得我们是北京的游人里,最厉害的!!嗯嗯!!

 

北京行第六天

长城——什刹海、后海——簋街——“很久以前”烧烤

 

文:By 辣椒酱

 

《朝思暮想,其次浮生难忘》

 

我听说很多人游北京,第一天游故宫,第二天爬长城,第三天,回去了。

玩了这么些天,看到这种攻略未免好笑。可是这没什么好笑的,因为长城在我心中的分量,也是如此。

小时候听一首《长城长》的歌,那会儿听来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动和骄傲,后来长大了特地搜一下歌词:一头托着大漠边关的冷月,一头连着华夏儿女的心房……

单单是逐字读一遍,就差点掉下泪来。

世间所造一物,本因格外壮阔就已经惊天动地,而中间还饱含着一个民族所寄托的浓厚感情,而你正在其中,于是骄傲在越来越接近的日子里茂密生长。

清晨六点,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爬起来,速度穿衣,简单梳妆,长城上的午饭(牛奶、饼干等零食,外加一个垃圾口袋)已经在昨晚就装好在书包里,面包拿在手里就拔腿往外跑。昨天那密密麻麻的排队阵势真把我俩吓着了。

从双井坐地铁到西直门站,出站,上楼梯到地面,赶到北京北站时已经七点,——嗯,我们还是没能六点钟就准时赶到,起不来……

灰灰赌气说:“要是今天还挤不进长城,这辈子都再也不想了!”

可是一抬头,竟然并没有可怕的长队。

仔细想想才分析出道理来,今天已经是二十四号,明天很多公司都要开始上班了,或许很多游客在今天就会离开北京,所以难怪昨天长城爆满。

进门时,告诉保安去八达岭,便用地铁卡在仪器上过一下就行了。没有卡的话就需要另外买一张票,还有,刷卡的话不需要身份证。

在北京北站还有同时去往通辽、延庆、乌海西等地的火车,一般情况下,去八达岭的只要按着人最多的那一列排着就对了。

说人不多呢,走进去还是有很多人,基本以四人一排,列成了二十来米长的队伍,并在我们等候的时间里不断增长。

即将开往长城的列车时刻为八点半,我们在车站等了一个小时,但是你可不要觉得我们来早了,起码我们还能排在队伍中间靠前的位置,要是抵到点儿来,超出四百人的数目就又没法进站了。

也就是说,火车站也是算着进站的人头售票刷卡,能进站就能上车,大家只要排好队伍即可。但是人群里还是有非常不礼貌的人,眼见着闸门开始打开,有个男的就在后面使劲地推人群,搞得很多人都站不稳,我们觉得这样夹在人群里很危险,春节前上海的踩踏事故还在脑海里还没有完全消散,我们就回头告诉那个男的不要这样推大家,有人摔倒的话会容易踩伤。

他竟然气势汹汹地说:“谁踩谁倒霉呗。”

真心太自私了,我好想代表长城消灭你。

听口音就是河南的,不是生气地域,但实在是我们在旅行中遇见的唯一一次说话这样粗鲁的游客。比如我们后来也遇到一个很好的河南来的司机,又风趣又善良,让我们觉得很纳闷,河南的小伙子明明很可爱啊!

闸门打开后,人群就开始朝着火车疯跑去,哎,真的不要慌嘛,我和灰灰避开跟他们一起跑,慢慢走到火车上都还有大把座位呢。

大约一个小时就到了八达岭站,途经了清华园站等,快到站时,列车员在车上推销长城博物馆到长城的套票,七十还是九十元,我们当然没有买。

在火车上还能感受到这一段路,记得这篇小学课文么,我特地回家搜了出来:

“铁路经过青龙桥附近,坡度特别大。火车怎样才能爬上这样的陡坡呢?詹天佑顺着山势,设计了一种“人”字形线路。北上的列车到了南口就用两个火车头,一个在前边拉,一个在后边推。过青龙桥,列车向东北前进,过了“人”字形线路的岔道口就倒过来,原先推的火车头拉,原先拉的火车头推,使列车折向西北前进。这样一来,火车上山就容易得多了。

“京张铁路不满四年就全线竣工了,比计划提早两年。这件事给了藐视中国的帝国主义者一个有力的回击。”

过了青龙桥,火车果真倒行了呢,车上的小孩子们都朝着窗外叫起来:“我们怎么回去了?”

出站时再刷一次卡,就走到长城脚下的公路了。

从这里开回北京的火车有下午一点和三四点的,如果有原路返回的可以在出站口记一下时间。不过我们爬长城的路线基本等于前山上,后山下,翻了一座山,再翻回去回到原站是不可能的了。

后山有汽车站,不用担心。

在出站口对面能等公交车,坐一站路就完全到长城了。但是我们是走到长城那里去的,这段路大概要走一刻钟,也不远。

在长城脚下去一下洗手间,有小卖部卖零食,我买了几个茶叶蛋,还有矿泉水,价格都很平价,没有宰客的虐心行为。

长城脚下买票,45元一人,窗口背后就是登长城的入口,上去后是一个岔口,两边都是长城,看起来怎么走很随意啦,但是正确路线是往右走,因为往左走的话就走到“野外”去了,回不来恐怕没有人去搜你哦。

我看过一位外国记者何伟写的关于中国的三部曲,忘记是在《江城》、《寻路中国》还是《奇石》里,他讲道他专门采访一位研究长城几十年的专家朋友,那位朋友常常自己背着背包帐篷,准备好一个星期的干粮,然后徒步走上长城,一直走,一点一点地记载那些石头的痕迹,考古那些未曾露面的历史,写信给国家呼吁对长城破损地方的修护,几十年如一日,长城就像他的孩子一样如数家珍。

当我一边随着兴奋不已的人群前进,一面回头张望那野外的长城,就仿佛看见了一位背着背包的慈祥老人,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在云雾中,走在那片没有尽头的石阶上,坚定又孤独。也许他也在那遥远的一个烽火台上眺望这一边密密层层的人头,看到他心爱的长城上始终被人们相拥热爱,想到那古老的石头上划满的游人的名字,他的脸上会否出现慈祥的微笑,又在心口有刀割般的疼痛?

在其他景点的时候,我和灰灰还能靠走得快、角度选得妙等方法,来避开拍出人山人海的镜头,现在则彻底不能了。

往前看,是人,往后看,还是接连不断的人。

长城的坡度时而会非常的陡峭,停下来歇一歇,脚跟都始终是绷得笔直。

我们原以为长城上很冷所以要多穿一点,毕竟就算阳光刺眼,温度还是不高,但是爬着热啊!我好像又要热炸了!

越往高处走,路也变得比较窄,人群只能小心地依次通过。旅行应该是一件温暖的事,因为每个人都在路上,无论彼此来自哪里,说怎样的方言,又怎样的背景和往事,可是此刻我们是一样的,我们一起在路上,所以我们应该可以相互依存,形如手足。

在长城上我们遇见的都是幽默感十足的人们,和蔼的婆婆逗小孙子:“要你爸背你不?”

小孙子喘着气大声说:“不!我要自己爬!”

婆婆笑说:“小傻瓜,这个时候不能便宜你爸!”

小孙子说:“爸爸要扶着婆婆,我自己能行。”

小朋友,好样的!

另一个妈妈问女儿:“你是女神还是女汉子呀?”

小妹妹说:“我是女神!”

“那妈妈呢?”

“妈妈是女汉子!”

妈妈在一旁满脸黑线。

有一个人来的,我们帮他拍照,在险峻的陡坡上,大家互相提醒:“小心脚下,抓紧了!”

在第四层上可以坐缆车下长城,我们那天去的时候只能下,没有往上的。不过我还是认为,如果身体允许还是自己走吧,坐缆车下了长城,其实后面还有风景就看不了了。

过了坐缆车的位置我们就站在旁边,眺望着风景吃了午餐,茶叶蛋居然还是暖的,补充两个鸡蛋也觉得浑身又充满活力呢。

过了缆车后,后面的人就显得稀少了很多,可能很多人以为到后面也是一样的绵延下去了而已,说实话也确实没有相差太大,最大的区别就是人少了啊!

那感觉还真不一样!

不过有一段路已经陡到快九十度了,扶着铁杆上去,又抱着铁杆缓缓走下来,路上还真有女孩子吓得不敢走了。

不过我和灰灰还是觉得,没有那么可怕啦。

可能我们太勇敢吧。

如果灰灰是个男人,也许我会一手捂着眼睛,嗔怪撒娇说:“人家好怕好怕哦,你牵着人家嘛。”

现实里我对灰灰说的是:“你离我远点!我要冲下来了!”

在旅行的路上呢,有时候来不及那么多的时间摆造型,我俩都是捏着手机你拍我我拍你,自然的样子很美的。

在没有人的路段上,我俩还分别坐在城墙上,摆了一个瞭望的造型,最后我还站了一下,本来想表达“人家在凝视那遥远的地方”,但是朋友圈里纷纷留言:不要掉下去了……

不到一点,居然就游完长城了。

走出来就是一个长城灰熊动物园,里面有卖纪念品的比如“好汉证”,也有拍古装照的,还有灰熊,很大一只一只,栏杆外放着一碗一碗的胡萝卜干,五元一碗,买来可以喂熊。

这让灰灰极为纠结,一方面她觉得熊都好瘦,想买一碗喂它们,但是同时又很鄙视这样把熊困起来用来赚钱的行为,最后我们还是只是矗立在那些熊熊们的面前,漠然地看看有些游客因为灰熊努力站起来仰嘴接食物的动作哈哈大笑,然后我们就果断离开了。

熊熊们再见,祝你们早日回家。

祝你们奔跑如电。

祝你们永远不要被捕捉到。

长城行对我还有另外一个意义,爸爸妈妈当年就是来北京度蜜月,用我妈的话说,就是从长城上下来后,就有了我。然后后来到现在二十多年都没有再来过北京,所以我买了一个长城纪念牌,上面刻了爸爸妈妈的名字,他们肯定会埋怨我浪费钱,但是其实还是会对我这么有心有一点小小的感动吧。

嗯嗯,讨好爹妈是需要技巧的——当小金库紧张的时候,这些小恩小惠就能发生感天动地的作用。

出了动物园,排队坐公交车,同样上车刷卡,有卡的好处我再三强调实在太伟大了!没有卡的游客还需要等候买票,我们就直接走了。

回到德胜门,步行到积水潭地铁站,下午的时光很随意的,北京我们已经游完了,感觉还有太多力没使出来,还有很多钱没有花出去……

然后,灰灰提议说:“再去一次景山公园。”

所以我们在北京,一共去了三次景山公园!

本来我是拒绝的,但灰灰说这是用来回忆,我就去了。

再看看故宫也不错,从景山公园下来,我们又坐地铁去鼓楼,后面就是什刹海,今天的海边也是空无一人,有半边结了冰,很多孩子和大人在冰上玩一种滑滑车,我尝试坐了一下,发现掌握不来方向,我怕我刹不住车就冲到那还没结冰的地方去了。反正南方姑娘就是对这种冰上运动各种不放心,任由管理的老爷子怎么开导,还是会觉得我们会玩着玩着冰就突然开裂然后我们一沉就再也捞不起来了。

我俩搀扶着警惕地离开了冰面,老老实实地走到路上总算安心了。

而后我俩又再次走到“烤肉季”去排队买了几串那难忘的羊肉串,吃完羊肉串后还舍不得,又买了羊大腿来啃,羊腿虽然看起来很莽壮,但是味道就比不上羊肉串。

吃完羊肉串以后,返回走去后海胡同,那边儿紧挨着一个有点儿繁华气儿的烟袋斜街,挺古老的,路上有不少人满为患的咖啡馆,还有工艺品等卖小玩意儿的店,逛的人也很多。

在路上还是不要买这些东西,虽然看着新鲜,回头X宝一下,你会有一种胸痛的感觉。

我唯一在北京买的纪念品是在恭王府门口被人游说了几个小铃铛,只要几块钱,我想送给我爸来着,回头我就不知道塞哪儿去了。

出了斜烟袋街就是鼓楼,在鼓楼外的宝钞胡同站坐坐公交635路到北新桥路口西站下,差不多就到簋街了。

看起来我们轻车熟路的样子,其实不是的,也是一样一路百度地图高德地图的,也是一样先往左边几步再往右边几步来判断手机上的小点儿移动对没有。反而问路的情况还是比较少,对得起灰灰充了几百兆的流量。

簋街上聚集了各种各样的餐馆,算是在北京吃东西最全的一条街了。

在北京呆过的朋友推荐了两家店:蝎子李、胡大。

据说胡大的门口等客的人们,一边吃着瓜子一边等,到后面地上的瓜子壳能攒出一尺厚。

蝎子李本来之前几天就打算来吃羊蝎子,可惜春节没有营业,到我们去时团购的劵在春节间又不能用,我们就去了胡大。门口拿号排队,由于还有等一段时间,我俩就沿着簋街随便走走,然后看到对面一家店招,很个性地写着:很久以前,这是家串店。

灰灰马上反应过来说:“这家店在网上也很有名,装修风格特别有意思,成都开了一家仿造的,不过味道一般,后来也一直没太红。”

我们就过马路,进去看了看,一进门我就不想走了,太好玩了!全是仿造原始人的风格,岩石一样的房间顶,整个大厅虽然光线偏暗,但是又不失看得清楚,桌子排成一条直线,大家坐在两侧烤啊烤啊,好好玩!

然后我们就“撕票”胡大,留在很久以前了。

点了啤酒,除了烤肉、烤鸡翅、烤鱿鱼等,灰灰还点了烤玉米、烤板栗,串串就夹在炭火上,铁架上有小齿轮会自己转动着烤。我们咯噔咯噔地吃起来,真的好像在远古的钻木取火时代。不过我还是觉得烤肉好吃。

墙上写的文案很好玩,大意是:很久以前,人们吃生的食物,味道不好,还要肚子痛,突然有一天……

后来发生的事我们都知道了。不然我们就不会在这里烧烤了。

灰灰去了洗手间回来后就一直暗示我也去,我说我不去,灰灰就笑而不语,后来她给我看了一下照片,好可惜,原来他们的洗手台也非常有趣,像古代汲水的工具。

两个人共花销一百五左右,吃得又满足,感观又很特别。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没有吃成羊蝎子,我看照片,那个羊蝎子长得好萌的,但是肚子实在填不下了,以后再来吃你吧。

六天的北京行程差不多全面结束了,总的来说,我们来北京,除夕当天的飞机,机票很便宜(约300元),住宿很便宜,两个人13美金一晚(订于民宿),地铁出行共充值200元(没用完),景点门票都是必须的不多说,早餐和午餐一般都比较简单,十元左右,晚餐都比较不客气,但是通过团购人均也不过百元。所以,我带了现金1500元来北京,本来打算用完再取,但是,耍完了,还没用完。

这种感觉,给我一种“我好富有我要撒钱”的错觉。

夜晚我们又在路上逗留一下,比如唱唱《北京北京》,又唱起《one night in 北京》,互相追逐一阵,停下来再买个酸奶,模仿一下儿北京儿话儿……啊,醉卧北京君莫笑,古来游人几人愿回?

再想想我们一路上玩得这么顺利和开心,也觉得有莫大的运气。

比如要是别人按着我们的路线,去恭王府不一定会飘雪,去故宫不一定有阳光,去清华北大万一人家那里不准摆自行车了……

想想这些幸运便觉得自己是受到祝福,以及被这个世界深深地疼爱,慢慢地感伤也没有了,满心地是许多感谢,感谢热情的北京人民,感谢那些指路的帅哥和阿姨们,感谢童言无忌的小朋友们,感谢那些春节期间还在地铁岗位上执勤的人们!

让我们因为不舍相拥哭晕在双井吧,也让我们笑着期待明天吧!

 

 

评论
热度(79)
  1. ck辣椒酱 转载了此图片
  2. 竹乌啦啦-2005辣椒酱 转载了此图片
    留着待玩^﹏^

© 雪候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