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的情诗是谎言

仓巴:

他应该是复杂的


像他隐藏的恶念


他死了


埋藏在充满激素的情诗里


 


有时候我会想起他


像我的青春


用油污的双手自娱自乐


指着故事里的爱情,说


看!这是我的


 


那时候,我跟他一样


发现不了桌子和椅子


擦拭不了身上掉下的虚荣


泪水像自来水


血来着涮笔的水桶里


情感可以随便勾兑


呻吟也像是回放了千回


 


然后,扯着脖子喊:我是敏感的诗人

评论
热度(48)
  1. Est仓巴 转载了此文字
  2. 雪候鸟仓巴 转载了此文字
  3. xueminlaoshi仓巴 转载了此文字

© 雪候鸟 | Powered by LOFTER